网上真人投注开户_真人网上投注平台 免费注册
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
      我知道了

2017年最新注册送彩金>老甲谈写意

5已有 121 次阅读  2017-09-03 17:56
贾浩义    大写意----以一当十

    一个成熟的画家一定会有自己独特的风格,并将这种风格贯穿在他的作品里。一幅好画,能突出显示画家独特的风格。一排画摆在那里,能让人一眼认出那张画,那个画家,并吸引视线。这就是风格的魅力。风格是靠学养的支撑,没有风格的画家归根到底还是学养的欠缺。
老甲:在我看来,将复杂的提炼、简约到不能再删一点,却能激起观众的叫你想都想不到的联想。观众能使一幅画得不能再简约的画丰富到不能再丰富,这就是写意的魅力。抽象和大写意是两种概念。
抽象绘画不受形的局限,强调画面基本形式要素的组合与构成。
写意是追求以最简约的方式表达最强烈的感情。
抽象融入更多的科学性、理性的元素,写意偏重于画家个体情感主观情绪上的表达,更多渗入了人文精神的内涵,更是借助于变形,而使得精神气韵得到舒张。抽象与写意各有特色,我们不能盲目自大,以致于坐井观天。

 老甲:并非为了画马,而是以马为载体寻找写意画的突破口——写意花鸟,简化形象,书法起源之借鉴——书法用笔。(从写意花鸟和书法用笔这两者中感悟、得到启发。)
老甲:绘画讲求力量之美,就是讲究用笔的功力。一件作品能不能传世,就看精神注入的含量有多少,也就是画的生命感。“神”与“气”合起来就是生命。想做一个好画家不容易,光有理论水平,说得头头是道是不行的,没有悟性与创意的画面都显苍白。像你们搞评论的,理解的层面一旦深入透彻了,学学画画儿也是很好玩儿的一件事情,而且感觉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老甲:绘画的形式构成很重要,是艺术本体与生命精神相契合的不可或缺的载体,是体现画家个性的重要手段。形式感上必须强调差异性。这种差异性一旦形成固定,这就形成了风格。有的人说风格无所谓,只要把画画好就行。这很片面。风格是先进入人眼的。
一个成熟的画家一定会有自己独特的风格,并将这种风格贯穿在他的作品里。一幅好画,便是突出显示画家独特的风格。一排画摆在那里,能让人一眼认出那张画,那个画家,并为之叫好。这就是风格的魅力。风格是靠学养的支撑,没有风格的画家归根到底还是学养的欠缺。
我主张绘画一定要有自己的风格。我说的这三点是风格的共性:
1 新鲜不是单一的耍个性,而是在共性的基础上有创意有东西,新而不怪诞、不丑陋;

2 好看艺术作品一定要好看,历来能传世的作品必须是好看。好看并不是单指漂亮,是多种元素糅合在一起具备光明正大的气象、美好而耐品味的。好看是指主体人群的共同审美要求的规律性的东西,是否好看,因人而异,但共同的要求毕竟是有的。这叫“专家点头,大众拍手”;

3 有所启迪就是对社会的人文内涵要有所注入,艺术生命层面精神性的东西才是永恒的,才真正有对社会的一点贡献在里面。当你的作品影响了一批人,就说明你的艺术见解启示人生、启示社会。

老甲:我们这一代人经历了文革,那个时代的环境基本上没有创作的自由,一切为政治服务,我们对传统的学习确实有很多不到位的地方,这是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。而对传统的学习和发展应该是一个全新认识的过程,笔墨当随时代,笔墨应该担当起时代的精神,艺术家要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,过分陷入自我意识的膨胀,就会远离艺术功能的范畴,书画虽是小道,但从生命层面上亦承载着社会时代的符号特征,作为一个真诚的艺术家,使命感是沉重的。对回归传统的学习,我们要变通,你照着古人的画临摹得再像,精神气象却差之千里,你已不是古人生活的条件,技巧的玩弄只能使得你精神空虚而远离艺术的殿堂。我画画虽然努力突出形象的精神性,图式上讲求现代的形式感。艺无止境,对传统的学习亦是无止境,传统是在承传已有经典的基础上对出现的新问题、新矛盾找到解决方法,并经过验证逐步取得认可的过程,方法中对现代的艺术观念与精神当然是回避不了的。所以,现代与传统绝不能一刀劈开。

老甲:允许它们的存在,存在即合理,当代艺术也有我们值得关注的地方,他们得时时附应着国际意识形态的演变。不可否认,艺术在某种程度上确是要靠“玩”,那样才能时时出新。但是我不主张纯粹为了“好玩”成了大众情趣化的借口。玩过了头,就变得浮躁了,真真假假很难说明白。我这人欲望不大,尊重自己真实的感觉,但最重要的还是靠“养”,靠“悟”。

老甲:画家卖画在市场经济体制下无可厚非,有了良好的物质基础,就更具备创作的条件。我手里有很多自己满意的精品力作一直不打算卖,想长期留在我的艺术馆,一是可供人们观摩,二是与自己今后的创作时时刻刻作参照也是一件好事。对拍卖行我不感兴趣,目前市场上,我的假画很多,当然是没办法的事情。在这个浮躁的社会,画画的人要想生活过得好一点,有两条路可选择:一、踏踏实实把画画好;二、能忽悠会骗,会搞关系也行。

老甲:古人的画论说得很精到,现在看来还是无可厚非的。我的绘画是有生命的沉重感和沧桑感在里面。我画牦牛,它一步一步的不拔的行走中展现那种挥洒又凝重的撞击力,那是生命本来的状态,承受但是不妥协、不放弃;我画马,那篇《功臣》,一匹迟暮的老马,虽然马的形体充满了悲剧感,但是我希望能带给人以苍劲有力的精神,这是人应该有的精神面貌。古人对作品的分析,给后人明确指出了作品的不同特点与价值。不过我很少去考虑我的作品属于什么格,我只注意我是否将“自己”表现出了没有。话都说出来了,作品就算成功了。

 老甲:别人给我的评价很高,盛名之下其实难符。但我确实觉得自己还是建造了一幢新楼,一幢与人不同、也还实用漂亮的新楼。虽有人认为我的作品水平不高,缺乏乡乡我意,或者细刻精雕的仙味。意见很好,但老甲生来不喜忆语,难得无愧人生。我以前写了一篇文章,取名就是“糊涂多半生,执着几十年”。也说了,我来自农村,能到北京画院,画还能卖俩钱,生活也改善了,知足了。我对自己的生活没有多大的奢求。除了想画好画,生活的其他组成部分都想尽量删节。譬如享受和发财。我平时不喜欢参加社会活动,就希望自己能多出些好作品。

分享 举报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4 人) 匿名卡

发表评论 评论 (3 个评论)

涂鸦板